女孩读私塾10岁考上大专 父亲:在大学才能享受真正童年

作者: admin 分类: 社会 发布时间: 2017-09-13 18:34

张易文与录取通知书合影留念。受访者供图

9月10日,10岁的河南商丘女孩张易文前来商丘工学院报道。时隔一年,她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。

2016年,9岁张易文的首次参加高考,总分考了172分。由于张易文从未参加过义务教育,一直在父亲开设的培训学校读书。事情被报道后,有人称其为“神童”,也有人视其为“炒作”。

经过一年的复读备战,张易文今年通过单招考试,以352分的成绩被商丘工学院录取。张易文的父亲称,向时间新闻坦言,女儿从学习到择校再到之后的人生安排,均会由他们主导,平时不让女儿跟“低级趣味”的孩子玩,要让女儿在宽松的大学环境里,享受真正的童年。

按照他为女儿的安排,张易文通过3年的大专学习,可以获得考研资格,即使未如愿,也能通过专升本读研,到20岁再拿到博士学位。

他认为,“神童”不神,不想从众就要面对非议,女儿“只能按照规定的方向走”,没有退路。

张易文参加军训。受访者供图

谈录取

考上大专算“比较成功”

时间新闻:易文通过单招考上大专,符合预期吗?

张父:现在看来,符合我的预期,还是很成功,我很满意。

我以前的规划,人就应该在十八九岁,读到博士,踏入工作,才能初生牛犊不怕虎,才能大胆地去工作,大胆地创新。按她现在10岁来说,考上大专,到她20岁,可以拿到博士学位,所以说还是比较成功的。另外她本人在学习过程中,也没有压力,身心都比较健康。

我还有个儿子,今年7岁也读初一了,准备也让我儿子走这条路,也可能是在10岁的时候去读大专。

时间新闻:如何评价大学好坏的作用?

张父:起码有两点,第一呢,你要育人,你要对孩子进行信仰教育,要让他有理想有责任感;第二呢,你要有创新教育,让孩子能写些论文、搞些科研,但是目前我觉得国内的大学,搞科研的在985、211可能还做点,但是他的科研体制、科研机制,也严重妨害了老师、学生的积极性,育人这块儿是缺失的。

时间新闻:网友认为商丘工学院不是太好学校,你怎么看?

张父:孩子的教育决定于家长和孩子自身努力的,和学校没关系,你是上北大清华,还是上一个大专,对你本人来说,意义是不大的,无非是北大清华把全国的苗子给绑了过去。

另外一个,我要对她继续进行思想教育,所以必须留在我所在的城市,我所在的城市没有重点大学,如果说她上重点大学到了外地以后,她会很快地被同学世俗化,就没有这种坚定的高尚信仰。

时间新闻:为什么不参加6月份的统考,而是选择通过单招入学?

张父:去年高考没考上,所以我们就准备了今年的高考,为了加大今年高考的保险系数,我们就先报了单招,结果单招被提前录取了,按照现在的高考制度,如果单招被学校录取,你就不能再参加普通高考了,所以今年就没有再参加高考。

(单招与统考)区别还是很大的,更偏重实用性的东西和技术性的东西,考试科目也没有高考全,只考语文、数学、英语这几科。

他们有个面试,面试的时候,老师会问职业导向和理想,然后问现在的基础,会根据这个来判断是不是会被录取的

时间新闻:去年参加了高考,当时网上争议声很大,有没有想过放弃?

张父:理想来说,我们是丝毫没有改变,为什么呢?我要立志改变我的子女。如果我因为大家的非议退缩了,让她回到传统体制学校,那么她也不会教育好她的下一代。所以说,我们是值得的,我们坚持要继续改革的

时间新闻:但是易文还是参加了高考复读班,对吗?

张父:我们一直在准备今年的考试。复读班是社会上办的高考复读机构,我们在那里学了4个月。

时间新闻:易文去学校报到,听说学校一路“绿灯”,受到了校方的特殊照顾?

张父:我们是前天(9月10日)吧,是前天报到的,当时正在下雨,然后报到以后,就有接待的同学,就认出我们,要求采访我们,并且帮我们搬行李,后来到了宿舍以后,下铺就没有床位了,然后管宿舍的同学,就协调其他同学,给我们调了下铺,总而言之,这些老师和同学读很热心,我们也非常感恩他们。

谈生活

爱吃零食是低级趣味

时间新闻:平时她和同龄人会有交流吗?

张父:有的,你看我们私塾的学生,有十几个学生,另外院里也有同龄人,都有交流;包括我们亲戚朋友,同龄的也有交流的;特别是前四个月,在高考复读班的时候,有一二十人他们那个班,大哥哥大姐姐也有和她交流的。

我们那个社区基本都住的是老师,知识分子比较多,那些低级趣味的孩子,我是不让她跟他们一块玩的。

时间新闻:为什么说是低级趣味?

张父:比如玩些手机游戏,看些无聊的电视剧,爱吃零食,没有规矩,这些孩子,我是不让她跟他们玩的。

时间新闻:这种模式下孩子快乐吗?

张父:她还是很快乐的,第一,我们强制性的不给她学习压力;第二,和她交往的学生家长都是很羡慕的,所以她当是快乐的。

时间新闻:这种快乐是来自其他人的赞美和评价?

张父:一方面是来自其他人的赞美,另外一方面,就是来自她自己的自由,也就是她的自由性是很大的,我们尊重她的自主性。

我们也站在她的视角去思考,因为我们充分地和彻底地,站在她的人生全程,她的学业规划,健康和精神快乐的角度,所以我们才采取了这一系列措施。

时间新闻:和同龄孩子相比,易文性格上有哪些区别,会不会显得更成熟些呢?

张父:她应该还有她童年孩子的天真,因为她学的知识比较多,而且经过网络上来回这种翻覆的炒作、赞扬和嘲笑,心理承受能力要比一般的孩子强。

时间新闻:易文未来的学习、生活也都是由你们规划吗?

张父:三年以后她将大专毕业,三年之内,我希望指导她,写出一些有影响的论文,以此获得参加研究生考试的资格,如果说不能获得的话,我们就大专毕业,专升本,再读两年本科,这样15岁的时候本科就毕业了,就可以考研究生了,再读3年研究生,大概18岁毕业,硕士毕业后,希望她能拿到全奖,到英美国家去读博士,这样的话,大概20岁就可以毕业。

时间新闻:做这些规划前,争取过她本人的意见吗?

张父:征求过,一定要顺势利导,不能违背她的意愿。这种意愿呢,要经过你的诱发和引发,如果你要违背她的意愿,这个是不行的。

时间新闻:她自己抱怨过吗?比如学习强度或者知识难度等,对她来说,会是一种负担吗?

张父:没要高压,实际上我们的学习时间,要比一般的小学生时间短,一般小学生放学后,晚上还要写一两个小时的作业,我们晚上就不让她写作业的,顶多让她阅读一些东西,既然她没有压力,所以她现在没有抱怨的。

谈炒作

希望大家看到教育多元化

时间新闻:网上出现两种声音,一种认为易文是神童,另一种说你们在炒作,你怎么看这两种评价?

张父:这个是很正常的,任何新鲜事物,任何现金的东西,都是有70%的人反对的,20%的人观望的,10%的人是认同的,现在网上基本出现这三派,还是很符合这种规律的。

:不能说我炒。谁有权利炒?媒体才有权利炒,观众才能有权利炒,媒体不报道,我炒不起来,观众不看,我也炒不起来。不能说我炒,只能说我做了这个新奇的事情,而且我希望通过这种新奇的事情,使观众看到我们教育的有另外一种途径,另外一种方法,不是千军万马走独木桥,走另一条路,要搞教育多元化,这是我的出发点。

时间新闻:您的出发点是对传统教育的挑战吗?

张父:是的,我从小学到博士都读过,而且从小学到大专都教过,我对传统教育的弊病太深刻了。我在当老师的时候,深深感觉到,自己不是人类的这个工程师,而是人类灵魂的刽子手。

当然改变大家,我还改变不了,我就从改变自己的子女做起。

时间新闻:你所指的“私塾”办了多久?现在有多少个学生?

张父:我们去年有19个学生,现在就剩8个学生了,我们办的私塾有五六年了,“私塾”获得办学许可证是2013年。学生在这上了最长时间的,除了我自己的孩子以外,其他最长时间的留在这里的,有两三年的。

时间新闻:你指的办学许可证是针对培训机构的吗?

张父:是个培训机构的证,因为我们想办一个全日制私塾的证,但他们(主管部门)认为没有相关的法律方面规定,所以建议我们办一个培训机构。我们办许可证的时候,(主管部门)就给我们拖了一年多。3个月后,就给我们吊销了。

时间时间:私塾主要教授些哪些内容?谁来教?和义务教育区别在哪?

张父:一方面是国家中小学的各科课程,另外一方面,就是我们自己选择的,儒道哲学方面的经典著作。(区别是)有我们自己编的教材和教法,比如让孩子识字这一块,编了一个识字软件,在5岁的时候就让他(学生)突破常识汉字了。

时间安排上我们也是一天上午上4节课,下午上3节课。我在家的时候,主要是我教,如果我出去办事的话,就由我爱人教。现在又雇了一个老师,张老师主要教我儿子这一届,正上初一,数学和英语。

时间新闻:只接受私塾教育违背了《义务教育法》,教育主管部门是否提醒过你?

张父:义务教育应该是国家对我们公民的义务,如果是我想上学,想接受这个教育,应该对我提供,而不是公民对你的义务。

(去年媒体报道后)教育主管部门在舆论压力下,来了两次,强行要求我们解散,驱散我们的家长,这导致一些意志不坚定的家长就离开了,但也有一部分家长坚定,不走。

时间新闻:你曾说“不想从众就要面对非议”,怎么理解?

张父:我们要想出众,就不能从众,很多人在从众心理决定下,只能选择一些现在既有的东西,他不敢突破,不敢创新,这就是他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才。

神童不神,(低龄大学生)少的原因,是因为他们家长观念不认同,家长从众心理太强。

谈未来

在大学才能过真正的童年

时间新闻:10岁上大学,你觉得她的童年完整么?

张父:有啊,现在大家不都是说嘛,孩子该上大学的年龄,大学生本来应该好好学习,努力学习的,大学里放松,该上初中、高中,本应该轻松的,高中、初中又管得很严肃,所以说呢,她在大学里才能有一个真正的童年。现在把她放到初中里面,让她放到小学里面,学业压力就会让她不会有童年。

时间新闻:这可以理解为是“揠苗助长”吗?

张父:我们这个不叫拔苗助长,而叫“拔时助长”,为什么叫“拔时助长”呢?把压抑孩子成长的那块石头拔掉。

时间新闻:事物成长不是应该遵循它自身的规律吗?

张父:是的,现在只不过呢,10岁上大学的人很少,大家认为这就是规律了,实际上,从众并不一定是规律。那些十八九岁才上大学的,才不符合规律的呢。

时间新闻:你妻子赞同这种教育模式吗?

张父11分18秒:大致方向是相同的,因为这些问题,在结婚之前,恋爱的时候就讨论过。如果说有严重的分歧的话,我们也是不会结婚的。在具体事情上可能会有所分歧,但是这不会影响到我们的主流动作。

时间新闻:每个人的成长,到一定阶段都会出现叛逆期,会担心吗?

张父:我这种做法,做得最巧妙之处,就是安全度过了叛逆期,什么时候开始叛逆?就是进入青春期之后,独立意识就产生了,叛逆思想就有了,但是按照我们这个规划,她十五岁进入青春期,十五岁的时候,就考上研究生了,我就不怕了。

大学是很轻松的,她进入大学叛逆,就不怕了。

等她叛逆的时候,我已经把她送上一个不归路了,送上轨道了,她在我这个轨道下,只能按照我规定的方向上去走了,到时候,她虽然不自由,但是她感觉自己自由了。

时间新闻:也许真的到了青春期,发现这种成长方式并不是她想要的,有没有想过后果?

张父:我觉得她会感恩我们,因为她没有经过高中那种(生活),而是在大学里度过轻松愉快的生活,又早成才了,我觉得她应该真正感激我们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